菏泽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机械化比人工智能更可怕

2019/11/10 来源:菏泽财经网

导读

这几天,很多人和媒体都在关注阿尔法狗和李世乭的围棋大战,我倒觉得李世乭败于阿尔法狗没什么可惊奇的,在算盘被发明以后,人的口算能力就赶不上算盘

机械化比人工智能更可怕

这几天,很多人和媒体都在关注阿尔法狗和李世乭的围棋大战,我倒觉得李世乭败于阿尔法狗没什么可惊奇的,在算盘被发明以后,人的口算能力就赶不上算盘了,在计算器被发明出来以后,不只加减乘除四则运算,就连乘方开方,人的计算速度也赶不上计算器了,在计算机被发明出来以后,在高等数学的运算上,人也是手下败将了。人打不过算法,打不过程序,是很自然的,算法与程序被人类开发出来也不是用来击败人类自己的,而是用来帮助人类更好地解放生产力的。

在人工智能面前,人类是有危机意识的,所以人工智能并不可怕,即便在将来的某一天,人工智能已经拥有了类似人类的神经系统,人应该也能和人工智能很好地和谐相处。比起人工智能来,许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,机械化才是很可怕的,机械化对体力劳动者对低端劳动者的替代作用是毁灭性的。我无法想象,现在在富士康生产线上的年轻人,20年后有什么适合的工作可做。

机械化的到来,首先遭受厄运的,是替人类分担体力工作的大型牲畜,马,牛,驴,骡,骆驼等。农耕及交通的机械化,这些牲畜的作用变得和鸡鸭鹅猪一样单一:被吃。被吃肉,被喝奶,被取毛皮。牛,曾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,千百年来,替国人犁地拉车,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曾是中国农民的终极梦想,曾几何时,牛肉是不能随便被吃的,所以在《水浒传》中,梁山好汉才要靠吃牛肉来标榜自己的特别。然而现在,除了极个别的山地外,牛已经不用上地干活了,可对牛来说,他们存在的价值本就只有两样:一把子力气和一身的肉。既然无需出力,就只有被吃了。

其次,遭受厄运的,是农民、工人。改革开放前,一个农民最多只能种几亩地,因为当时机械化还不够普遍,现在呢,在黑龙江这样的平原上,只要有资金投入,一个农民种几百亩地也是容易得很,因为有各种农机了嘛,从种到收,几乎都可以机械化。这样一来,就有许多的农民或主动或被动地离开土地,涌入城市,成为建筑工人,成为小商小贩。《舌尖上的中国》里曾演过陕西的刹麦人,虽然拥有极高的割麦技巧,但在机械化面前,也只能败下阵来。黑龙江是一个资源型大省,这里有石油,有木材,有粮食,有煤炭。据最新的数据,龙煤集团48个工人出的活跟发达煤矿5个人出的活一样多,不用问,原因就在机械化程度不高上。

往后,会有越来越多的低端劳动者面临被机械化挤压的危险。

过年期间,我在铁路上飘了两三天,我发现,现在很多的火车站跟地铁站一样,机器检票,机器检票又快又不会出错,《人在囧途》里的徐峥如果穿越到现在,拿着从黄牛那里买到的假票,肯定是上不去火车的。不光是检票处的人被机器替代了,其实售票处也有好多人正被机器悄悄替代着,越来越多的旅客习惯于自助购票。料想到不远的将来,人工售票只能作为售票的一种补充方式。将来,不只是车站,医院、政府、超市、饭店、公园等多种场所的多种服务人员都会被机器替代。到那时,纵使你是在企事业单位,甚至是政府公务人员,只要你从事的是容易被机器替代的工作,你就得下岗。下岗,对这些人来说,无异于灭顶之灾,他们上有老下有小,除了一把子力气外,除了能干体力活以外,没什么可做的,到时可怎么办?

而这个问题,虽然几十年来一直在发生着,但却很少像人工智能这样被大多数人所关注。尤其是那些体力劳动者,那些从事低端工作的年轻体力劳动者,他们根本就没考虑过,自己5年后,10年后会彻底失业。

西地那非片双效片

金戈西地那非片

威尔刚怎么服用

万艾可的有效成分都有哪些

标签